圭寸。

你还是独来独往,一如从前。



cn:封君/灰鸦。

大名叫作封廷(tín)岚(lán)。


幸甚识你。

【双奥十题/ooc.】

*这儿封君/灰鸦。
*入教保平安。

01.
奥丁见到自己幼体的第一印象是“嗯自己幼体还是有点可爱的”。
然而奥丁没有意料到的是,那摆着一副“仿佛有人欠了他几百万”的冷漠脸的小神王,在奥丁想过去揉他脑袋的同时后退了几步,好似躲瘟疫一般,不失任何气势冷冷地开口。
“别用你那拿了巧克力棒那种垃圾食品的手来碰吾,愚蠢的成体。”

02.
奥丁感觉面前这个神王简直就是一熊孩子,还是中三病复发了的那种。
“我说…幼体,你能不能别用那么凶残的目光盯着你帅气的成体啊…”
“吾见你用这凡人的躯壳用得不错。不知你什么时候能想开点,好让吾借了你现在这具躯壳重新夺回神王之力。然后统领诸神…”
“免谈!你想都别想!”

03.
对于借躯体这件事儿遭到了拒绝,神王的报复是一道雷将奥丁的巧克力棒全部都炸成了灰烬。
奥丁差点没忍住就想将这幼年形态的神王揪起来打屁股。
但最后想想还是算了,谁让他是他幼体。

04.
“说到底,你不也还是吾的影子。虽说是吾的未来…哼,吾的未来不应该是这种模样。你为何不愿意将躯壳借于吾?”
“我觉得…幼体你还是先学会如何正确的向别人索取。”奥丁伸手拍了拍他毛茸茸的小脑袋,然后笑嘻嘻地开口说道。
“哦?若是吾硬要抢呢?”说话间,有噼啪的暗紫色雷光伴随着这句从人指尖跳起。
“幼体你冷静…你真的忍心对着你成体这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痛下杀手…!”
奥丁那个“吗”字还没问出来,就瞧见对面那人儿终于是忍无可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爪子下来了。

05.
当然容是没有毁的。
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,神王那落下去的爪子啊不,是落下去的手没有碰到任何东西,反倒是他自己被那突然反扑过来的成体压在了沙发上。
神王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。
他冷冷地瞪着那罪魁祸首,冷冷地扫视对方几秒,最后冷冷地开口。
“滚下去。”
“吾给你一秒钟。饶你不死。”

06.
那之后两人之间流窜而过的气氛则是尴尬至极。
虽然奥丁一直都在解释那是他不想被毁容所以才一(ji)不(zhong)小(sheng)心(zhi)扑过去的。
然而你们觉得那位神王会信这种鬼话么。

07.
在不知第几个小时之后,这过于安静的诡异氛围倒是让神王有些不自在了。于是他挪了挪目光,视线放在了一旁怏怏地趴在沙发扶手上的奥丁身上,却发现他脑袋上那两根原本翘起的呆毛都耷拉了下去。
“成体,你怎么了?”
“没啥…就是我的幼体不理我了…我有些伤心。”
后者闻言明显愣了愣,半晌才开口道。
“…愚昧之人。”

08.
“幼体,你有没有见过我的弟弟?当然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是你的弟弟。”
“你是指那个叫亚瑟的?…没见过。”
“那有空我带你去瞧瞧他呗?我想你会喜欢他的。就像我一样。”
“别把吾跟你强行标榜。你又怎么知道吾一定就会喜欢他?”
“直觉。”
直觉?神王闻言,竟是冷冷笑了笑。还没等他开口反驳,就听见前者口中又冒出来一句。
“幼体,从某个角度来说,我们是一样的。很长一段时间之后,你会明白的。”

09.
“噢我亲爱的幼体你居然想让我晚上睡沙发?你那么狠心的吗?”
“难不成你要吾睡沙发?”
“不是,我是说,床铺也能睡两个人啊不是吗你看…”
“闭嘴。”
于是奥丁旁敲侧击无果反而还碰了一鼻子灰。

10.
结果临睡前还是给他蹭到了床铺。

END.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