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君今天写戏了吗。


是一个垃圾文手。只写自己喜欢的。
重度cp洁癖。雷区有很多。
头像已获得授权。
永7扩列请左转安卓04永恒之枪,ID封君。
感谢关注。

赤色夜宴。>>>

Part.01.【晚宴(上)】

阿兰星落市,又称阿兰星落岛。

岛屿四面环海,陆上交通工具根本无法抵达。岛上居民的生活物资以及商店里的商品,一般由货轮运至港口,再由相关人员去派送。

由于岛上自然景观比较奇特,每年的节假日也会有大批游客前往。阿兰星落市政府绝大一部分的资金,都来源于其旅游业。

现在是21世纪的最后一个圣诞节,晚上八点三十一分。由慈善家乔治·埃利奥·奎恩先生一手操办的慈善晚宴,一分钟前在这栋商业大楼的顶层开场。

“她混进去了?”

这栋大楼的监控室内,原本的两名工作人员已经晕倒在门边。现在使用这些监控设备的,是来自「黑塔」的一位向导——亚瑟·圣梅洛·V·古斯塔夫。而问话的那位,则是亚瑟的黑体——亚斯,正窝在旁边的转椅上翻阅着一沓由A4纸打印出来的资料。

“嗯。”亚瑟抬手托了托鼻梁上架着的一副红框眼镜,目光紧盯着面前的屏幕,头也没回地应了对方一声。

“「白塔」那边果然也来了哨兵呢……连个A级的任务都要跟我们抢吗。嗯……想榨政府的钱想疯了吧他们。”亚斯只是很随意的翻了几页手中的资料,随后就好像厌了一般,抬头望向前方正在工作中的显示屏。屏幕里,显示的是顶层慈善晚宴会场的实时拍摄情况。

乍一眼看过去,这两位少年的外貌非常相像。

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他们的发色和眸色有着明显的差异。两人的性格也是天差地别。如果说亚瑟是正面,那么亚斯就是他的反面。

而事实也的确如此。

亚瑟思索几秒,随后很有耐心的跟亚斯解释:“就算是政府给三座「塔」下发的A级任务,其报酬也是非常可观的。「灰塔」的立场一向都是中立,所以他们那边不可能会派人来完成这次的刺杀任务。那么,就只剩下「白塔」和我们「黑塔」来抢夺。”

“嗳,可惜……奥丁哥哥被禁足,我哥又要去静音室开导他。上头就让她来帮忙了。说起来,这位哨兵小姐的资料很有意思。白体你确定不看一下吗?”亚斯说罢,把那沓资料晃了晃。白炽灯光落在上边最显眼的那个名字上——“埃米莉·莎伊克”。

亚瑟则平淡地回复道:“我之前翻过一次了。”

“埃米莉小姐原先有过一名向导,叫作什么来着……'索菲娅·莎伊克'?可是索菲娅在后来某次危险等级为S级的任务中丧生了。从那之后,埃米莉小姐就再也没有接受过上头给她安排的向导。我觉得吧……她的内心一定非常痛苦以及愧疚。身为一名哨兵,却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向导。”亚斯倒也不怎么介意亚瑟的反应,拈着手里那几张纸继续道,甚至最后还发表了一下他自己的看法。

“埃米莉·莎伊克。出生于东欧的某处贫民窟,从小与姐姐索菲娅·莎伊克相依为命。关于索菲娅的相关信息,这上面的记录寥寥可数。”亚瑟忽然间启唇接了话茬:“任务发放员从来都不会给予跟任务无关或者帮不上什么忙的资料,所以索菲娅那边具体是个什么样子的,我们也无从得知。埃米莉小姐性子倔强,估计不会轻易接受我们正面对她的帮助。我们不是哨兵,没有多大的战斗本领,不能冒着风险去顶层。”

“静观其变吧。”

话分两头。

龙小邪这服务员的伪装也是靠谱得很,端着放了食物的托盘的手一点都没抖,对抵达会场的贵宾们基本的礼貌称呼也有。整个人彬彬有礼的样子,看起来还真像是那么回事。

而实际上是,不管哪座「塔」的哨兵和向导,都会经历相关人员对他们的训练。训练的内容囊括各个领域,哨兵和向导们的训练内容也各不相同。例如向导这边是插花、茶艺,而哨兵那边可能就是拆炸弹之类危险的训练了。

时长三年的受训期一过,就要到军队或者公会服役五年。但如果在服役期中途受了重伤,便可向「塔」申请提前退役。退役后也会受到「塔」的严格监控。

娜塔莉·伊文斯卡娅——「白塔」给龙小邪安排的向导。性子本来就很温和的她,无疑是向导的最好人选。她也偏偏在十五岁的时候觉醒成了向导。而此时此刻,娜塔莉正戴着蓝牙耳机,对着一块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屏,坐在离那栋商业大楼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角落的沙发里,适时给龙小邪提供帮助。

那一泓葱绿的卷发披散在娜塔莉身后,令她在这小小的咖啡馆里显得格外惹眼。不多时,原本坐在另一个角落里的少年微微动了动,紧接着站起身来朝她的方向走去。

评论(2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