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君今天写戏了吗。


是一个垃圾文手。只写自己喜欢的。
重度cp洁癖。雷区有很多。
头像已获得授权。
永7扩列请左转安卓04永恒之枪,ID封君。
感谢关注。

赤色夜宴。>>>

Part.03.【晚宴(下)】

“埃米莉小姐和索菲娅小姐有着先天性的心脏衰竭症……塔对此也无能为力。只能有效缓解一下。”亚瑟回忆起那份报告上的关于这方面的字句,不免轻轻地蹙了蹙眉尖,开口说道。

亚斯在一旁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几张废纸,此刻正感到无聊透顶地折着纸飞机,听见亚瑟这么说了,便嗤笑一声随口接了话茬:“我可不认为塔没有办法治愈。现在的科学技术那么发达……塔对此伸出援手的唯一条件,只能是「价值」。她们两姐妹死了一个,埃米莉若是一直都不肯接受其他向导的辅助……再加上「向导素」这种东西……也不是万能的吧。
那么,白体啊,你觉得塔最后会怎么处理?”

“……”亚瑟沉默了半晌,并表示对此不发表任何看法。

亚斯无奈地耸耸肩膀,对亚瑟时不时的冷漠态度也习惯了。他也没管人家亚瑟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朝手里已经折好了的纸飞机的飞机头哈了一口气,紧接着非常随意地挥手一扔——

“——她啊,会像个垃圾一样被塔丢弃。”

话音刚落,那架白色的纸飞机稳稳当当地落在了角落放置的垃圾篓里。

“什……居然扔中了???”

“黑体。别落下重要的东西,我们得赶紧撤离了。”亚瑟突然间转过头去对亚斯道,眉关锁得更深。他的语气还是和平常一样没有多大的起伏,但是语速因情绪变化而加快了些许:“埃米莉小姐那边出了点异常。估计一会儿这层楼的警卫就会来一趟这个监控室。”

后者也不含糊,动作利索收拾了那些资料文件塞进随身携带的背包里,将背包往肩膀上一挎,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就要去开门。
然后——

被接到消息赶来的几个警卫在监控室门口堵了个正着。

亚斯表示他今天可能是有点非酋体质。

领头的小警员看上去非常年轻,规规矩矩,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。小警员一头特意梳理过的金发,制服穿得笔挺。
是个耀眼的家伙。亚斯在心里这么想到。

“您好?请问……”杜亚原本是想来监控室调取最顶层的监控的,却未曾想到原本属于他们的地盘现在被眼前这两位少年盘踞了。
门开了的时候自然是吃了一惊。
正当亚斯打着随便编个理由糊弄过去的小九九的时候,身后亚瑟一句直戳了当表明身份的话语打破了他的如意算盘。

“我们来自「黑塔」。是来此处执行任务的,请您谅解。如果您还不相信、想求证的话,我可以将我的身份牌拿给您看。”

就这几句话,这位叫作杜亚的小警员硬是给亚瑟理解成了“如果还不相信,我们就要开大招怼你们了”、“拿身份牌其实是想让你们放松警惕,实则是拿武器出来打你们”、“到底放不放我们走,你们好好掂量一下吧”诸如此类的意思。

阿兰星落市的普通人的意识里,都会存在这么几条——
能不去惹「三座塔」那边的人,最好就不要去惹,因为惹不起。那里面的家伙,都是些平常人打不过的怪物。甚至有些见了都要绕路走的。

然而,很不凑巧的是,杜亚的领队生涯还不够一天,就碰上了黑塔那边的家伙。

“无意冒犯二位……请问奎恩先生那边的……呃,也是黑塔的人吗?”杜亚后背冷汗涔涔,弯腰朝亚瑟他们鞠了个非常标准的躬,抬眸吞吞吐吐地启唇。亚斯自然而然看见了他眸子的颜色——是那种非常干净而纯粹的蓝色。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……拿来形容这位小哥哥再合适不过了。
——“明明可以靠脸吃饭,却偏偏要靠才华”。
造孽。

“那位小姐是我们的临时搭档,而另外一个……是来抢饭碗的。”亚斯挑了挑眉,还故意将「抢饭碗」这三个字的字音咬得很重。“相信你们也看见了,慈善晚宴会场已经乱成一团了,我们是要去帮忙的……哎哟,白体你别拽我啊我又不是不会走路……”

“你太啰嗦了。再这样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。”

亚斯话说到一半就被亚瑟拉了手臂往后拖,两人打架一般吵吵闹闹,眼看就要走远。亚斯还不忘回头去看那小警员一眼,这一瞧不得了,直接将他眼神都惊得变了。

“该死的!快低头!!!”

他当即拔高了声线朝懵逼状态的杜亚呵斥一声,右手臂挣开亚瑟手掌的禁锢,另手快速在身后背包里抽出几把锋利的匕首,寻了合适的角度就抛掷过去。而杜亚好歹也是受过应急训练的人,听见那道命令之后也来不及多想,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躬身低下了头。

刀刃擦着他的发顶而过,带出劲风,直直刺向了杜亚身后的那几位警员。不等杜亚反应过来亚斯丢的武器到底是击中谁了,一股腥臭的粘稠液体就因惯性而被甩在他前方的瓷砖地面上。

那是……暗红色的……血液。
并且正以惊人的速度化成了一滩黑色的、冒着泡的、散发着浓浓恶臭的物质。

“这位小警员啊……请问你能不能告诉我……你身后那些所谓的「队友」…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”亚斯说这话的时候少见的摆出了嫌弃的面部表情。连站在一旁一向冷淡的亚瑟在看见这一幕之后,不由得也拧紧了眉。杜亚闻言愣了几秒,随后慢慢地、慢慢地转过了脑袋。

他看见——其他警员身上、令人作呕的异变正在蔓延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