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君今天写戏了吗。

圈地自萌。
有很严重的cp洁癖,幽桐相关除开内销之外不接受任何拉郎,致歉。

涉及:永7双桐/D5双佣。
天雷是一切带有all性质的cp向
↑也就是“xxx是块砖,哪儿缺人往哪塞”←这种,不接受谢谢。
雷区也包括男角色性转/女装。

头像来源@极地拯救者,已获得授权。

【双桐/时空乱流衍生】

下午三点十五分。战术终端的通讯联络断开了。

手持长弓的青年踏上地面断裂的混凝土块,稳好重心之后便将手中屏幕黯淡下去的终端塞入了外衣的口袋中。晏华的指示足够明确——清扫这片区域内残余下来的怪物,以及如果可能的话,找到那个发生了异变的中心。指挥使要过一会儿才能赶到,所以目前就只有他一个人,行走在这个被怪物破坏得有些严重的高校学园内部。

粉色的樱花顺着不知从哪里吹来的冷风飘落,花瓣掉在了一旁花坛的褐色泥土上。也许是被学园环卫工人翻新过的缘故,泥土看上去湿漉漉的,也有些松软。除开这些经过了一场暴雨的洗礼所发酵出来的湿润气味,剩下的就只有那能令人不安的黑门之核的气息了。如果没有这场变故,现在的高校学园一定不是这种萧条的样子。

幽桐一边在心里这么想着,一边抿着唇线,指关节施力将手里头的神弓攥紧。要尽快找到那个异变中心,以免波及后面赶来的指挥使。午后的阳光不算特别强烈,树底以及屋檐下铺了一地的阴影,有些光线透过叶片枝丫间的缝隙,朦朦胧胧洒在了他身上披着的绒毛外套上面。

思绪飘远,幽桐不由得想起了以前还是学生时的这个时间点——当时在干嘛呢?或许是在练琴、或许是在上课、又或许是得到了难得的休憩时间。
那时候可能是一个平淡无奇的下午。
今天可能也是一个平淡无奇的下午。
——不,也许很快就不是了。

打断幽桐思绪的,是前方蓦然响起的割破冰冷空气的破风声、绷紧的弓弦在一瞬间松开所带来的冲击声、以及他再熟悉不过的,箭矢裹挟着的尖锐厉啸。幽桐几乎是本能地退后了一步,感到几分错愕之余便看见了一道与他相像的身影,立在了眼前花圃里安置着的石碑前面。

幽桐看清了他的模样。那些象征着活骸化的紫色结晶体覆盖在其面部,他的眸光黯淡无神,原本暖金色的发丝也被结晶污染。其动作僵硬无比,如同行尸走肉般,在看见幽桐之后就立刻架起神弓拉出光箭开始进行攻击。

这明显就不是拥有正常意识的人会做出来的事情,像那些怪物一样,一看见活的生物就会盲目进攻。……是时空的混乱所带来的后果吗?以后会不会也能看见别的神器使的这种肮脏的姿态呢?

入目便是无比狰狞的光景。
对方已经不能称作是个“人”了,用着不属于他体内幻力的力量,将弓箭的轮廓在其手中凝聚成形,接着那五支箭矢一字排开了,直直朝着幽桐这边刺过来。

看样子这就是晏华先前提到的发生异变的中心了。
完全活骸化后的身体,应该就不会感到疼痛了吧?

亲眼看见自身的活骸状态一时难免有些会反应不过来,但理智最终还是占据了上风。幽桐深吸了一口浊气,微微蹙起眉关将乱糟糟的心情平复下来。接着,指节熟稔地扣上弓弦,箭锋瞄准了对面那个几米开外的熟悉身影。箭矢离弦而去,带出的猎猎声响如同悲鸣。

“让你用着这幅姿态实在是太过于残忍……至少要赶在指挥使的到来之前,将你从这个地方清除。”
最后,非常抱歉。

评论(2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