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君今天写戏了吗。

圈地自萌。
有很严重的cp洁癖,幽桐相关除开内销之外不接受任何拉郎,致歉。

涉及:永7双桐/D5双佣。
天雷是一切带有all性质的cp向
↑也就是“xxx是块砖,哪儿缺人往哪塞”←这种,不接受谢谢。
雷区也包括男角色性转/女装。

头像来源@极地拯救者,已获得授权。

首发[未修]的戳这里。


【双桐】DAY14.




幽桐感到有些困扰。

此时他正站在他家那栋楼的四楼阶梯拐角处,沉默地打量着前方几米开外,那个飘起来的透明身影。事实上,那道身影的的确确是飘着的。以至于幽桐刚才无意间发现对方的时候也着实是被吓了一跳。

正值傍晚,半个太阳已经沉入了远方天际边那片墨色的山岚。是工作结束后开始准备晚饭的时间,楼道间没有多少人经过。幽桐就是在这个时候看见他的。可能是双方都有些愕然,空气一时间就变得沉闷无比。

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“你是……我?看上去像是灵魂状态……你能说话吗?我觉得我需要先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拜托了。”

反而是幽桐率先打破尴尬的气氛,他斟酌着合适的话语,还不忘抬手连着比划几下,像是怕对方听不懂他的话似的。于是那只外形与幽桐几乎无异的透明灵体微微动了动,语气带着几分窘迫地开口回应了。

“我……我是从有意识开始就待在这里了。我并不清楚是什么缘故……也无法从这个地方出去……非常抱歉,我不是故意要跟着你的,请不要误解。”

“别人能看见你吗?”

“……不能。目前就只有你能看见。”

询问了对方相关的事情后,幽桐蹙了蹙眉关,神色变得凝重起来。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,难免一时间会找不到处理的方式。看这只幽灵的情况也属于是那种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的,要怎么办才好呢?

“能麻烦你帮我一个忙吗?生前的事情我都不大记得了……包括死亡的那一瞬间。我想知道我的死因。不过请放心吧,在这之后我会离开的。”

幽灵没等幽桐接下一句话,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。提到死因这个词语时,他语气瞬间变得有些急促,整个半透明的身躯明显晃了一下,接着恢复原样。

幽桐把这一切尽数收进眸底,并没有揪着这方面去提起些什么。他对此停顿一下,面上习惯性支起一抹温润的笑容,对他说,好,我帮你。




“我试过想要进入大门,可是却被它堵得严严实实。”幽灵说着,为了证明他自己的话,抬起手给一旁打算拿钥匙开锁的幽桐示范起来。幽桐看见那只看上去就毫无实感的手在门上停了下来,像是隔着一堵屏障,穿不过去。

“估计是类似于「没有这个家的主人的允许就不准进入」之类的原因。那么就来试验一下吧——”

幽桐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膀,将他家大门打开之后便忽然提议道。幽灵闻言还一脸迷茫地看着他,完全没弄明白刚才他所说的「试验」到底是个什么,脑中思绪就被幽桐的下一句话给搅了个一塌糊涂。

他说:“欢迎回家。”




幽桐曾见过各种各样的灵魂。
它们都需要经过灵魂摆渡人的指引去到冥府,最后处理好自身接下来该怎么办的问题。这是摆渡人的工作,也是使命。

幽灵出现的第四天,关于他的死因,幽桐还是毫无头绪。其存在过的证明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可如果越是拖延下去的话,情况会变得越发糟糕。

他伸手将那遮掩住了脖颈的衣领拉下来,露出脖子上那一道深红色的痕迹——如同红色的丝线般缠绕在上方收紧。“我想不起来这是怎么弄出来的了……非常抱歉,不能给你帮上忙。”幽灵紧了紧指节,将衣领重新拉了上去。

“没关系,这并不是你的错。”幽桐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:“说起来,你对你生前的事还有什么印象吗?比如说认识的人?”在一如既往看见对方否认的反应之后,幽桐轻轻地叹了口气。这样子的话,完全没办法展开调查。“那你能想起来你自己是谁吗?”他随即望了后者一眼,再次开口询问。

“我的名字叫作幽桐,是一个……”
那只幽灵蹙起眉关,努力搜索着脑海中的相关信息,可记忆最终还是朦朦胧胧,想去触碰时却又如同抓在手中的细软沙子般从指缝间溜走。他绞尽脑汁也只能翻到一点点的印象:“……是一个音乐人。”

“啊,果然。跟我以前的职业一样呢。”幽桐笑着说道。
是的,以前。普通人死亡之后,有一定的机会能当上灵魂摆渡人。同时,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——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冥王,然后带着这一副没有灵魂的、行尸走肉一样的躯壳继续在人间徘徊。

久而久之,很多摆渡人,就连原本的自己是什么样的都忘记了。通常来说,死后会选择将灵魂出卖给冥王然后去当摆渡人的人类,都是生前拥有太多执念的那一类。因为还有想要去完成的事情,所以不甘心就这么结束这一生。

他们非常孤独。




灵体是不能在阳间待上太久的。

距离他出现的那一天,已经过去了十天。因在不合适的环境下存在太久的缘故,副作用开始在其灵体上显现。在第七天的时候,幽灵的手臂变得越发透明,仿佛泡沫般一碰就会破掉。而他也感觉到自身的状态不如第一天那般好了。

幽桐没有告诉过他,除了这个跟他一模一样的灵体他能看见,其它的灵体他也能看见。
——比如小区里栽种的榕树浓密树荫下站着的一位老爷爷;又比如前些日子里不小心被车轮碾过的一只小黑猫;再比如不知藏在了哪个犄角旮旯里死去的乞丐。

总之,这个世界充斥着灵魂体。无论是新的、旧的,还是老的、少的。——这些,幽桐都能看见。只不过区别在于,他能不能帮上忙,或者是他们有没有出现在幽桐所管辖的区域内。

幽桐也没有告诉过他,他其实是知道他的死因的。就在幽桐看见他脖子上那道伤口的瞬间。生前那些不好的记忆一下子就如洪水冲破堤坝,根本不给予他任何喘息的余地。

这个灵魂,是幽桐自己的。是在他死亡之后,狠心出卖给冥王的唯一的那一个。
所以啊,是幽桐杀死了幽桐。




“谢谢你这些天以来的关照。”

第十四天。
灵体终于不堪重负,整个儿开始分崩离析起来。他说话的时候感到一阵力不从心,身侧有淡金色的光点飘出来,碰到幽桐的手时又消失了。于是幽桐放弃了想要触碰这些光点的想法,将目光重新放到前者身上,一字一句地对他开口。

“能够遇到你,我很高兴。也谢谢你。顺便,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我睡着了你还醒着,今晚稍微与我交换一下吧?”

自从至亲之人离开了之后,幽桐就很少体会过像这十几天一样有“人”在等他回家了。回来后也不是面对冰冷的空气,与电视机干瞪眼,周遭氛围安静得吓人。现在起码有这家伙会在家里跟他聊天。综上所述,幽桐对这只幽灵的到来还是非常欢迎的。

“那么,晚安。”

幽桐放缓了语调,对着那些杂糅进空气中的光点挥了挥手,用再平静不过的心态送走了他的灵魂体。毕竟这种事已遇到过很多次了。同一时间,金发青年的手机响了一声——是收到了信息的提示。
亮起的屏幕上跃出来一段由黑色字体构成的话语,他微微愣了一下,眸光渐渐黯淡下去。

「代号诛心——幽桐,考验已通过。」

评论

热度(19)